他们的发现改善了社会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伯南克等三位经济学家为何获诺奖?

北京时间10日晚,2022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揭晓。

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决定将该奖项授予美联储前主席伯南克、美国芝加哥大学教授戴蒙德(Douglas W. Diamond)和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教授戴布维格(Philip H. Dybvig)三位经济学家,以表彰他们对银行和金融危机的研究。

瑞典皇家科学院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在声明中表示:“他们的发现改善了社会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

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主席艾琳森(Tore Ellingsen)表示:“获奖者的见解提高了我们避免严重危机和昂贵救助的能力。”

研究经济思想史与经济学流派的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李黎力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的诺奖授予银行相关经济学理论并不算意料之外,因为2008年后宏观经济学的很多发展就建立在其研究之上。

李黎力表示,2008年爆发的全球金融危机是一个典型的美国次贷危机,即与银行体系有关。当时,主流经济学被认为没能预见到这场全球金融危机,但主流经济学家中并不是没有人研究银行危机。“这至少说明这三个人的工作在当时被一定意义上忽视了,过去的宏观经济模型中,银行的作用被大大低估,而这些年则得到了明显加强。”他称。

三位美国经济学家获奖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三位美国经济学家。他们分别是1953年生人的伯南克和戴蒙德以及1955年生人的戴布维格。

伯南克于1979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博士学位,曾因担任美联储主席一职位为人所熟知,目前他是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经济研究杰出高级研究员。

戴蒙德1980年获得美国耶鲁大学博士学位。目前是美国伊利诺伊州芝加哥大学金融学教授。

戴布维格1979年获得美国耶鲁大学博士学位。目前是美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银行和金融学教授。

李黎力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伯南克以及戴蒙德和戴布维格的研究从上世纪80年代起就在关注银行业在扩大或加剧金融危机中的角色,伯南克的一大理论被称为“金融加速器”,后两者创造了著名的银行挤兑模型(D-D模型)。

李黎力介绍,金融加速器理论是研究当经济体系遭遇外生冲击时银行体系的作用,比如当一场技术冲击或石油冲击来临,银行体系可能会将这一冲击加剧演变成一场严重的金融危机。

“表彰他们对银行和金融危机的研究”

声明称,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大大提高了“我们对银行在经济中的作用的理解,尤其是在金融危机期间的理解。他们研究中的一个重要发现是,为什么避免银行倒闭至关重要”。

“现代银行业研究阐明了我们为什么拥有银行,如何使它们在危机中不那么脆弱,以及银行倒闭如何加剧金融危机。”上述声明显示,“本研究的基础是伯南克、戴蒙德和戴布维格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奠定的。他们的分析在规范金融市场和应对金融危机方面具有重要的实际意义。”

声明解释道,“为了使经济运转,储蓄必须用于投资。然而,这里存在一个冲突:储户希望在出现意外支出时立即获得资金,而企业和房主需要知道他们不会被迫过早偿还贷款。在他们的理论中,戴蒙德和戴布维格展示了银行如何为这个问题提供最佳解决方案。通过充当接收许多储户存款的中介机构,银行可以允许储户在他们愿意的时候取用他们的钱,同时也向借款人提供长期贷款。”

“然而,他们的分析还表明,这两项活动的结合如何使银行容易受到有关其即将倒闭的谣言的影响。如果大量储户同时跑到银行取钱,谣言可能会成为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挤兑发生,银行倒闭。这些危险的动态可以通过政府提供存款保险和充当银行的最后贷款人来防止。”声明称,“戴蒙德则展示了银行如何发挥另一项重要的社会职能。作为许多储户和借款人之间的中介,银行更适合评估借款人的信誉并确保贷款用于良好的投资。”

“伯南克则分析了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这是现代历史上最严重的经济危机。”声明表示,“他展示了银行挤兑如何成为危机变得如此深刻和持久的决定性因素。当银行倒闭时,有关借款人的宝贵信息就丢失了,并且无法快速重建。社会将储蓄引导至生产性投资的能力因此被严重削弱。”

“2008年前,宏观经济学的最流行的主要模型是动态随机一般均衡模型(DSGE模型),这种模型并不重视银行的作用。”李黎力说,2008年危机后,越来越多的经济学家试图把银行、货币、金融等考虑到宏观经济模型中,而在此之前,这些因素在大部分宏观经济学模型中都是被抽象化的。

“2008年至今十多年的时间里,宏观经济学最流行的研究就是把金融放进模型中。这也是此次颁奖并不令人惊讶的原因,许多宏观经济学的发展建立在对他们的研究的拓展和完善上,这个奖颁给他们是迟早的事情。”李黎力说,在一定意义上,这领域的研究本身是宏观经济学的一个交代和补充。

李黎力说,由于没能预见到金融危机的到来,2008年后一些经济学家批判宏观经济学不重视、不关注银行这样的现实问题。而这三人的研究对银行在宏观经济危机当中的角色做出了解释。因此,今年的诺奖可以说仍然延续了对重大现实问题的关注。